中超联赛主要提供:最好的第一手资讯报道,最全的中超数据库,中超直播,中超视频,中超赛程
成足欠薪仨月李章洙分文未取 中国女车手首次出击当前位置:中超联赛 > 论坛新闻 > 正文

成足欠薪仨月李章洙分文未取 中国女车手首次出击

  前车之鉴

  按照中国足协规定,如果俱乐部欠薪满三个月,那么不管球员是否与俱乐部还有合约在身,都将获得自由身。

2016年达喀尔拉力赛开跑中国女车手首次出击

赛车手郭美玲。(资料图片)

  最新的案例是张迅伟欠薪事件。备受欠薪困扰的深圳红钻队门将张迅伟于7月26日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正式递交仲裁申请;8月20日,张迅伟前往北京参加了中国足协为他召开的听证会;9月30日,张迅伟收到中国足协相关官员的正式通知,他已被裁定为自由身。

  如果天诚俱乐部与球员届时因欠薪对薄公堂,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成都足球。

  本周六,成都天诚将在都江堰主场迎战湖南湘涛,一旦输球,成都天诚的中甲保级希望将基本破灭。

  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昨天上午网上却流传出一张农民工在成都天诚基地讨薪的照片。成都商报记者随后了解到,尽管所谓农民工讨薪一事为误会,但背后的情况更令人心惊:俱乐部投资方已经拖欠球员工资将满三个月,外援马修斯已经连续两天缺席训练,上一轮的联赛他因被拖欠工资、奖金不愿登场。不仅如此,俱乐部内部人士还透露,韩国名帅李章洙及其教练团队自7月初上任以来也未领到一分钱的工资或奖金。

  成足目前深陷欠薪危机,更致命的是,如果本月15日仍是这种情况,那么按照中国足协相关规定,俱乐部所有球员都将成为自由身。这将意味着,在本轮联赛后剩余的3场中甲比赛,成都天诚队可能连11名上场球员都凑不出来……

  国庆后补发薪水又成空

  昨天上午,在微博上流传一张照片,照片上几名中年男子在成都天诚俱乐部门外拉起讨薪横幅。成都商报记者随后赶往天诚俱乐部,并未发现照片上的情形。据天诚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昨天一大早,确实有人在俱乐部门口拉横幅,但这些人并非球员,也不是俱乐部工作人员,而是天诚集团在川西某地工程上的农民工,因为存在劳资纠纷,这些农民工觉得天诚足球俱乐部的名气更大,在这里讨薪可能会引起更大的关注,所以才到俱乐部门口拉横幅,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拉了一会,见没有什么人来关注,很快就散了。”

  虽然讨薪事件与俱乐部没有关系,但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天诚队员目前士气低落,却与欠薪直接相关。“已经拖欠球员快3个月的薪水了,李章洙和他的教练团队,从来到这里开始,就没拿过一分钱,而中方教练组以及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工资也拖欠了4个月没发了,这让人怎么能积极得起来?”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俱乐部工作人员如此告诉记者。

  据他透露,这些年成足的薪水尽管不时会出现拖拖欠欠的情况,但总是有人会站出来负责,而且也很快会补上。但这次却是从今年6月就开始拖欠,球队开始军心不稳,甚至在9月初出现了持续1天半的罢训。带队的俱乐部副总姚夏一边安抚球员,一边紧急要求投资方尽快发放薪水和奖金。随即,投资方发放了一个月的薪水,并以文件的形式明确会在9月25日把之前所有的欠薪全部补齐。然而,到了9月25日,投资方却没有动静,只是派人承诺会在国庆大假后尽快发钱,“但到今天为止,都没看到天诚方面的人来,而且之前那边派来的老总、执行董事统统都没影了,跟俱乐部算是彻底‘失联’了。”

  对于欠薪一事,目前仍在坚持带队的俱乐部副总经理姚夏回应确有其事,但曾多次自掏腰包挽救球队的他这次也是无能为力了,“我只是希望球员们能够努力打好接下来的4场比赛,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球迷。打完比赛后,他们可以通过合法合理的途径,去追讨他们应得的东西。”

  罢训外援:从未遇见过这种事

  姚夏的想法是好的,但事实上是否如此?一位球员告诉记者:“我们又不是大牌球员,本来每个月的收入就不算高,大部分还要寄回去养家,拖欠接近3个月的工资、奖金,让我们怎么安心踢球?”心思浮动的不仅是国内球员,外援更是反应激烈,本赛季引进的外援中卫马修斯昨天并未出现在训练场上,据俱乐部工作人员透露,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参加训练了,给教练组的理由是“脚不舒服”,但球队队医却告诉记者,马修斯没有一点伤病情况。“他说他其实也可以训练,但就是心情不好,不想训练。”一位知情人说。

  马修斯拒绝了成都商报记者的采访要求,但另一位外援,上赛季球队保级功臣布里斯却大倒苦水。本赛季布里斯攻入11球,接近全队进球数的一半,可以说是苦苦支撑着球队的进攻线,也吸引了不少其他球队的青睐。布里斯说他很喜欢成都这座城市,但对于这支球队,布里斯却没有表态,他只是表示,在他此前的足球生涯中,从未遇到过拖欠3个月薪水这种事。相比上赛季众志成城保级成功,布里斯认为本赛季球队之所以落到如此地步,除了赛季初期引援失败,放弃彭欣力等中场球员外,就是球队内部不再团结,“欠薪,是导致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作为职业球员,我能够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不受影响,但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布里斯说:“不管未来我是继续在成都,还是在其他地方踢球,我都不想再遇到这种事。”

  如欠薪至本月15日

  所有球员将成自由身

  按照中国足协规定,如果俱乐部欠薪满三个月,那么不管球员是否与俱乐部还有合约在身,都将获得自由身。而本月15日,就是天诚俱乐部的最后期限,如果届时不能发放至少一个月薪水的话,那么球队所有的球员都将成为自由球员。

  对于车手来说,能够跑一次达喀尔就像是完成了内心的一个梦。但是车手们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充斥的不仅仅是荆棘,还有黄沙、泥土甚至是死亡。据达喀尔官方公布,从1979年至2015年,共有67人因达喀尔拉力赛而死亡。死亡者的身份除了赛员之外还有赛事记者、观赛观众,甚至达喀尔拉力赛的创始人萨宾也在达喀尔中意外地将生命献给了他最热爱的事业。

  北京时间1月3日,2016年达喀尔拉力赛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发车,穿越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两个国家,行程将近1万公里。根据达喀尔官方公布的宣传片,今年的达喀尔主题就是“黄沙与泥土上的速度史诗”。而之前称将重返赛场的四川本土车队因智利和秘鲁两个国家先后推出,导致路线不好,而决定不再参赛。

  1月2日,曾两次参加达喀尔拉力赛(2011年和2012年)的成都车手周远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秘鲁退出了今年达喀尔,因此造成了参赛人数的急剧下降,甚至有的组别下降人数接近了40%。他说,此番中国有三位车手参赛,其中最大和最新颖的看点就是女车手郭美玲的加入。她也是中国首位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女性车手。

  缩水达喀尔 路线不好,参赛车辆急速下降

  2016年达喀尔拉力赛原本设计途经三个国家,包括高原玻利维亚、拥有无尽河谷的阿根廷以及智利,但由于智利受洪灾的影响,宣布退出,由秘鲁接替智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原本宣布承接比赛的秘鲁,也因厄尔尼诺现象受灾严重而宣布不参与本届比赛。这下子,达喀尔拉力赛就从3个国家变为了两个国家,而且大部分赛段都位于阿根廷境内。少了智利和秘鲁两个国家,达喀尔不仅仅缺少一些美丽的风景,也使得更多高速砂石路取代沙漠,成为今年比赛的主要路段。

  “由于赛段的变化导致了今年达喀尔的看点不多,参赛的选手人数也有很大程度的下降。摩托车、四轮摩托、汽车组和卡车组的参赛车辆都有一定程度的减少,下降了大概20%-30%左右。”周远德在谈到今年达喀尔的时候,很明显不太看好。

  2015年达喀尔拉力赛总参赛车辆为414辆,包括164辆摩托车,138辆汽车,64辆卡车和48辆四轮摩托车。而在2016年,预报名参赛的摩托车为153台,但最终只有132辆赛车完成了检录;四轮摩托组只有42辆车;卡车组为41辆,下降数字最多的恐怕还是赛车组,最终只有99辆赛车将会从起点出发。相比于去年,下降的百分比高达40%。

  “主要原因还是路线不好,没有智利也没有秘鲁,只有玻利维亚和阿根廷,既没有沙漠也没有戈壁,只有玻利维亚的高原,以及阿根廷的一些河谷和自然的沙石路线,观赏性和参与性的确打了折扣。”周远德确认这也是成都熊猫车队不参加的原因。在谈到达喀尔如何才能挽救下降的参赛率时,周远德认为:“如果安全条件允许的话,达喀尔还是应该回到非洲。如果非要在南美举行,至少还得有智利赛段,毕竟阿塔卡马沙漠主要是在智利,有沙漠和戈壁的比赛才有意思。”

  女车手出击 达喀尔有了首位中国女车手

  “今年中国有郭美玲、何志涛、郭瑞金三个车手参加汽车组比赛,其中最大的看点就是女车手郭美玲的加入。她也是中国首位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女性车手。”周远德说。

  2004年,从卢宁军与罗丁代表中国首次参加拉力赛开始,12年过去了才终于有了一位女车手征战这项传奇赛事。今年,共有10位女性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其中7位是车手,3位是领航员,而郭美玲则是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首位中国女车手,也是第一位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亚洲女性。郭美玲1968年10月出生,山东青州人,是中国女企业家、赛车手,曾在2011、2012年连续两年参加中国环塔拉力赛,获得2012中国环塔越野拉力赛摩托车ATV组总亚军,女子组冠军;2014年参加中国越野拉力赛,取得全赛22名,2015年环塔拉力赛,获得全赛段21名。

  去年,郭美玲曾以观察员身份跟随中国车手周勇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最终目睹了第九次参赛的周勇获得汽车组总成绩第13名,创造中国车手在该项赛事的最佳战绩,这也触发了她参加达喀尔的决心。周远德认为,女车手参加达喀尔拉力赛需要更多的勇气和耐力:“达喀尔拉力赛的节奏很快,路程艰苦,如果精力不够,熬下来是很难的。对于女性车手来说,体能和精力是很大的考验,休息时间非常少,没时间吃饭睡觉是常有的事。作为第一个参加达喀尔的女车手,能够顺利坚持完赛是最重要的。”

  有 此 一 说

  “丝路拉力赛”要和达喀尔抢关注度

  2016年,成都熊猫车队的计划已经排得满满的了。虽然没有参加成达喀尔拉力赛,但在7月跨越中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三国的“丝绸之路拉力赛”吸引了众多中国车手的注意。不出意外的话,届时将会有至少6台来自成都的赛车参赛,而成都花甲车手梁钰祥也将参赛。

  “丝绸之路拉力赛暂定是至少进行3届的拉力赛,目标很明显就是针对达喀尔,跟达喀尔抢关注度。”周远德对于这项赛事非常看好,“这项赛事的前身是清朝末年曾经举行过的巴莫京赛车,后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偶尔也会举行这项赛事。”

  周远德说的巴莫京拉力赛是在1907年举行的比赛,从北京出发途经莫斯科一直到巴黎的比赛。当时共有5辆赛车参赛,历经62天,终于抵达了巴黎,创下了人类历史上首次跨洲的汽车拉力赛纪录。

  如不幸出现此局面,在下周的中甲联赛中,成都天诚队有可能连11名上场球员都凑不齐。 对于可能出现的危局,姚夏只能苦笑:“如果真到了这一步,我只能自己上场,再‘绑架’10个球员去凑数了。”除此之外,包括高翔在内的7名球员在本赛季结束后合同将到期,但到目前为止,投资方仍没有一个人出面来跟他们谈续约的问题。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基地内并未发现天诚集团方面人员的身影,多次拨打此前派驻俱乐部的执行董事电话,均无法接通。随后记者联系球队内部人士,希望他们提供除执行董事之外的投资方人士的联系方式,他们表示:“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联系谁,感觉自己就像弃儿一样,无助、绝望。”

  “100年前的巴莫京拉力赛非常艰苦,在很多地方汽车根本过不去,都还需要将汽车拆掉,用马车驴车将汽车拉过去。”周远德说。

  华西都市报记者闫雯雯

2123131
热门文章
文章推荐
友情链接

底部链接